治脚臭最有效的方法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7|回复: 0

一眼见到世纬等三人

[复制链接]

12

主题

12

帖子

5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50
发表于 2019-12-1 15:47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她戒备的问:“我爹就在附近,你们可别惹我!”“好哇!”一个流氓大笑起来:“那你快请他出来,我好见见我的岳丈,给他请安!”说着,他就伸手去捏青青的下巴。
  青青往后一退,另一个男子从后面一把握住了她的肩。
  “哈哈!这么漂亮的姑娘,咱们村子里就从来没见过!我说今儿个有桃花运嘛,哈哈哈哈……”
  “放开我姐姐,”小草开始大叫:“我大哥马上就要来了,我大哥又高又大,一拳就会把人揍扁的……他好厉害好厉害的……”“哇呀!”前面那个男子叫:“不得了,还有哥哥呢,快请你哥哥出来呀,让我一起请安……”
  话还没说完,斜刺里,何世纬已急冲出来,一拳就挥向那个男子,嘴中大吼着:“你们就跟我请安吧!太可恶了……”
  “大哥大哥!”小草大喜过望,跳着脚又叫又嚷:“你快揍他们!快揍他们……”这一下变生仓卒,两个流氓不禁一呆。但是,刹那间,他们就恢复了神志,顿时大怒起来。
  “从那儿钻出来的冒牌货,敢破坏老子的好事!咱们摆平他!”接下来,是一场大战。可怜,何世纬长这么大,还从没有和人打架的经验,这回是首开纪录。这场架到底是怎么打的,他后来一点都弄不清楚,只知道打得毫无章法可言。而且,因为他实在不怎么厉害,接二连三挨了好几拳头,使青青和小草无法袖手旁观了。她们两个,也卷进了战场,势如拚命。一个死命的扯住流氓的头发,另一个则张开大嘴用咬的。这一番蛮打蛮干确实“惊天动地”,但是,何世纬却并没有占到任何优势。他只记得,最后,有一个流氓,抄起路边一根碗来粗的大木棍,一棍敲破了他的头,把他当场敲晕了过去。醒来的时候,他躺在一条小溪旁边,青青和小草一左一右,拿了沾水的毛巾,不住的帮他擦着伤口。旁边还围了好几个樵夫在观望。一看到他睁开了眼睛,青青立刻欢呼着说:“好了好了,你总算醒了,谢天谢地!”
  “大哥,”小草激动得快流泪了。“你好伟大啊,你好勇敢啊!你一个人打他们两个……你救了咱们……可是你的头被打破了,怎么办?你疼吗?你很疼吗?”
  “放心,”一个樵夫过来拍拍小草。“你大哥是皮肉伤,不会有事的。先去我家休息休息吧!”他注视着何世纬:“幸亏咱们从这儿经过,才把那两个坏东西赶走了。小兄弟,你们兄妹三个,是打哪儿来,要到哪儿去呀?”
  “我们……”他想说明,他们非亲非故,也非兄妹,但是,他却说了:“我们从北京来,要到扬州去!”
  “大哥……”小草兴奋得涨红了脸:“你跟我们一块儿去吗?”“是的!”他握着小草微颤的手,看着青青湿润的眼睛:“我和你们一块儿去!”





  傅振廷是扬州傅家庄的主人。他今年五十五岁。在扬州,他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,家财万贯。他除了有一栋极大的庄园以外,他还拥有丝厂、绣厂、茶园、和农地。一个像他这么成功的男人,应该在生命里是没有什么缺陷的。但是,傅振廷却是个非常不快乐的人。十年前,他的独生子元凯死了,从此,他就不知道生命里还有什么可以追求的东西。更糟糕的,是他那可怜的老妻静芝,在早也哭晚也哭的情况下,竟把眼睛也哭瞎了。静芝眼睛看不见了,脑筋也跟着迷糊起来,必须靠月娘一步一跟的扶持着。偌大的一个傅家庄,有家丁、有丫头、婢佣成群,但是,却没有笑声。傅家庄里有的,只有男主人的咆哮,和女主人的哀啼。这是一个充满了悔恨和痛楚的地方,一个永远笼罩在死亡阴影下的庄园。
  这天,傅家庄却来了三个意外的访客。
  这三个意外的访客,竟带来了一个傅振廷完完全全意外的结果。当世纬、青青、和小草站在傅家庄的大门前,看着那蜿蜒的围墙,和深不可测的庭院时,三个人都有些讶异。如果不是门上清清楚楚悬挂着一块大匾,上书“傅家庄”三个字,世纬一定不敢冒昧打门的。真没想到,小草有如此阔气的亲戚。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的跋山涉水,三个人都风尘仆仆,世纬尤其显得狼狈,因为,他头上的伤口一直没有好好治疗,现在疼得厉害,而且,四肢无力,浑身发烫。
  来应门的是傅家庄的老家人长贵。
  “你们找谁呀?”他惊讶的问。
  “请问,有一位李大海先生,是不是住在这儿?”世纬彬彬有礼的问。“李大海?”长贵这才明白过来。“李大海不在这儿了,走啦!”他说着就要关门。“喂喂,等一等!”世纬急忙用脚顶住门。“什么叫走了?他不是这傅家庄里的人吗?”
  “傅家庄里的人?看你怎么说。他姓李,咱们老爷姓傅呢!都是给人当差的罢了!总之,他现在人不在了,走了……”
  “怎么走了呢?”小草已急急的跨上前来。“我海爷爷告诉过我的,这里是他的家呀!他怎么会不要自己的家呢?”说着,这孩子就焦灼的大声呼叫起来:“海爷爷!海爷爷!你在哪儿呀?我是小草啊!我来找你了!海爷爷!海爷爷……”她忘形的就往花园里冲去。“呔!”长贵勃然变色。“跟你们说人不在了就是不在了,怎么往里面乱闯呢?”“小草!”世纬也急忙呼叫:“不要心急,让我们问清楚了再说!”“小草!小草!”青青追进了花园,拉住急奔的小草。
  正在纠缠不清,月娘扶着静芝过来了,老太太眼睛虽然失明,耳朵却很灵敏。“什么事情吵吵嚷嚷的,月娘,你快去看!”
  “长贵,什么事?别吓着太太!”月娘喊着。一眼见到世纬等三人,不禁一怔。傅家庄除了隔壁裴家的人常来走动以外,经年累月,都见不着生面孔的。
  “对不起,我们是来寻亲的。”世纬上前一步,忙着对两个女士行礼。“这个女孩名字叫小草,是李大海的侄孙女。从北方一路跋涉到扬州来,为的是和亲人团聚,听说李大海已不在府上,不知道能不能告诉我们,他去了哪里?”
  月娘还来不及回答,静芝已颤巍巍的走上前来,全神贯注的,非常紧张的倾听着,整个人都陷入某种莫名的兴奋里。
  “是谁?是谁?”她喘着气问:“我听到一个年轻人在说话!是谁?是谁?”她摸索着伸出双手,想抓住那年轻人的声音。“天啊!”她喊着:“你在哪里?说话啊!让我再听清楚一点!说话啊……”“太太!太太!”月娘一把握住静芝捞着空气的双手。“是三个客人,不认识的,他们是来找大海的……”
  “不要拦我!”静芝挣扎着喊:“说话啊!为什么不再说话了?求求你,说话啊……”她哀求的面向着世纬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怎样去除脚臭

GMT+8, 2019-12-14 19:14 , Processed in 0.064531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